飞过半个地球来看你(二)

闭上眼睛对瑞士进行一番想象,我试图从脑海里搜寻出对这个国家的只言片语,阿尔卑斯山也许是最恒久的代名词。瑞士境内的群山是欧洲的脊梁。聪明耐劳的瑞士人,用最简便轻巧同时也历尽万难的一种方式,在雪山冰川的世界里劈山凿峰,开出十多条征服阿尔卑斯高峰的铁道坦途,从此把千山万水收纳于咫尺之间。


瑞士有两项世界自然遗产,一项是2001年被列入名录的少女峰-阿莱奇冰川-比奇峰(Jungfrau-Aletsch-Bietschhorn),另一项是2003年被列入的圣乔治山(Monte San Gigrgio)。而我此行到访的是海拔4000多米的少女峰。


为了抵达这座深掩在群山之中的高峰,我从因特...

飞过半个地球来看你(一)

今夜,我在因特拉肯(Interlaken),宁静的瑞士小镇,仰望近在咫尺的阿尔卑斯山。一切恍若梦中——遥远的欧洲大陆,遥远的雪山冰川,遥远的平湖峡谷,遥远的古堡旧巷?然而现在,它们都在我的世界里,美得那么不真实。 


从巴黎搭乘欧铁,一路南下,经过五个小时的车程,到达了我这回欧洲自由行的第一个目的地——瑞士中南部小镇因特拉肯。要说,旅行真是一本“活教科书”。来之前,我只听闻过瑞士苏黎世、日内瓦、卢塞恩(琉森)、伯尔尼等城市,只知道瑞士军刀、瑞士钟表、瑞士巧克力等特产,还向往滑雪、徒步、登山等运动。但,真正来到这个山地王国,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么out!


首先,伯尔尼是瑞士首...

"澳"妙非凡(七)

相信很多没来过澳大利亚的人,都知道这个国家有种动物叫“考拉”。是的——就是它,奇懒、奇臭又奇萌、奇乖的无尾熊宝宝。 


作为澳大利亚的国宝,无尾熊(又叫树袋熊)是一种珍贵的树栖动物,但也是个奇怪的动物。它的英文名Koala Bear来源于土著文字,意思是“no drink”。因为树袋熊从他们取食的桉树叶中获得身体所需的90%水分,它们只在生病和气候干旱的时候才喝水,所以当地人称它“克瓦勒”,意思是——不喝水。瞧,一直在睡一直也不动弹,确实不用喝水。


整个澳大利亚,也只能在昆士兰州才可以抱抱小考拉,与它们亲密接触。在布里斯班郊区,有座隆派无尾熊动物园。园是半自由开放式的,...

“澳”妙非凡(六)

布里斯班是我此次澳洲自助行的第二座城市。 


布里斯班,最初叫“摩尔顿湾”,它得名于殖民时代新南威尔士殖民区总督官托马斯·麦克都格·布里斯班之名,后城市因此得名。1859年,这里成为昆士兰州首府。


让这座城蜚声在外的,更多的则是因为绵延40多公里长的“黄金海岸”。而“黄金海岸”的中心就是冲浪者天堂。南半球明媚充足的阳光,湛蓝透明的海水,细滑洁净的白色沙滩,再加上完备周到的设施,让人们既可以在太平洋中畅游,也可以在沙滩上打打排球,或者干脆来一次彻底的放松,让身体裸露在蓝天白云下,闭上眼睛,享受这种阳光下的透明感。


不过,我倒想推荐另一...

“澳”妙非凡(五)

 在悉尼逗留三日后,转去此行下一站——布里斯班。


搭乘Qantas,而没有选择Jetstar或者Virgin,是因为我着实没有勇气去尝试廉价航空的服务。Qantas是澳大利亚国内唯一非廉价航空的国家航空公司。此前,我只对奥地利航空、加拿大航空、新加坡航空、泰国航空、马来西亚航空、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等国家航空公司有过切身体验,其中几家优质的餐饮食品自不用说,人性化服务更是让人觉得贴心难忘。相比之下,空乘的主动性与热情的帮扶,在我们国内大多航空公司的航班看来,除头等舱及公务舱服务尚好外,经济舱实难恭维。当然,乘客的素质涵养也是一方面的体现。遇上行径粗俗之人,空乘即使好言相围也难憾化,...

“澳”妙非凡(四)

较比于巴黎的时尚与前卫,悉尼是有一些逊色的,即使最为知名的QVB,从规模到品牌,从客流人群到货品数量,都无法与老佛爷或巴黎春天相提并论,更不用说香榭丽舍了。但悉尼是不缺少“明星产品”的,一如QVB,再如UGG和绵羊油,再或是各式各样的保健品。


说起购物,我倒是对QVB建筑产生了兴趣。


这座建成于1898年的建筑,由英国设计师Geogre McRace设计,整体结构为意大利罗马建筑风格,通透的拱形穹顶配以华丽的彩色玻璃窗,再点缀以精美的木纹镶板,让这幢四层建筑物看起来颇有皇室的高贵范和奢华气。皮尔•卡丹就曾赞美QVB是“世界上最美丽的商场”。不得不...

“澳”妙非凡(三)

在悉尼行走的确是件很惬意的事。


城市不大。行走观光,便能完成初次造访这里的游客的基本需求。诸如声名远播的歌剧院、皇宫植物园、环形码头、QVB、达令港、中国花园、悉尼塔、Fish Market……在地图上看着分散于东西南北各个方向的景点,其实一一尽在步行里程之内,更重要的是,这里的路牌标示十分精准而明晰,想迷路倒不容易。由此,于细微之中体验这座城的同时,又满足了健体的需求,何乐不为?


城市中心区域布局合理,让人觉得便捷。而干净舒适的城市环境,让行走又充满了享受的乐趣。在我眼里,悉尼有些上海的意味,巷弄多而有情调,老式的宅子与新式的楼宇比邻交错,树木掩映...

“澳”妙非凡(二)

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这样的城市黄昏了。闲坐在桥下的草坪上,听着时不时轰轰隆隆的火车从头顶上空呼啸而过,而不远处静静躺在海港一隅的歌剧院,仿若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女子,听涛声依旧,看云淡风轻,数岁月过往。 

这是悉尼,广为世人熟悉的歌剧院近在咫尺。曾经,对这个国家、对这座城市的认知,也是从这群地标建筑开始的。在我脑海里,它浮现了无数次,那扬帆起航的傲人身姿和独具一格的美丽,让人充满遐想。我不是演员,更不是演唱家,但憧憬有朝一日,可以站在这个舞台上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,那是对人生的另一种价值肯定。于是,从这一刻起,我为这个梦想开始努力。

歌剧院也并不是高处不胜寒之地。我喜欢它的艺术美,更...

“澳”妙非凡(一)

回国两天,今天终于静下心来理理思绪,着笔写些游记了。仿佛还对刚刚过去的澳洲之行心存无数想念,不是著名的歌剧院,不是怡人的海港桥,不是繁华的街市,不是可爱的考拉,不是乖巧的袋鼠,不是温顺的海豚……那,又是什么呢? 


我喜欢林语堂先生的一句话:“欣赏大自然是一种艺术,并且也如别种艺术一般,极难于描写其中的技巧,其中一切都需出于自动,都需出于艺术天性的自动。”古希腊人把世界称为“科兹莫斯”,即“美”的意思。我们每个人对于美的欣赏和理解是迥异的,而且对于获知美的渠道或者说是方式也不尽相似。有人靠眼睛,有人靠味蕾,有人靠耳朵。而我,除了这些躯体上的触碰,更多时候是靠心。因为,这样的领...

情人节,请等等爱

又逢情人节。走在大街上,种种浪漫气息扑面而来。望着那些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一对对情侣,由衷地替他们开心。但转念一想,这些情侣们当中,又有多少人能像古人在《汉乐府民歌》里唱到——“山无陵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。蒲苇纫如丝,磐石无转移”般相守呢?


在这个热闹的节日,我又想起曾经读过的一则故事。

1991年5月,作家铁凝去看望冰心老人。当时,冰心关心地问,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

“还没找呢!”铁凝回答。

“你不要找,你要等。”90岁高龄的老人缓缓说道。

之后,铁凝一等就是十几年,2007年5月,50岁的她等来了准备充分的爱情和婚姻。铁凝这样评价她的先生...

©德青卓玛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