烹饪

sy_20110509203952994027

有些时日没下厨了。接二连三在各地出差,回到京城又马不停蹄地开会、学习,好似快遗忘了自己原本的生活,失却了该有的享受。这生活不是珠光宝气的炫耀,不是周游世界的畅快,不是绫罗绸缎的华美,这享受也不是一掷千金的挥霍,不是灯红酒绿的奢糜,不是吆三喝四的排场……我所想的生活是一方自然而然的安逸,我所想的享受是一种近水楼台的幸福。比如,能在厨房里为自己或爱人、家人做一顿可口的饭菜,品一杯爽口的醇酒,静静体验生活最本真的乐趣,而不是在一天天的劳累中将自己忘却。

曾在博物馆里描述远古生活的图画中看到这样的场景:腰间绑着兽皮的女人,低垂着乳房,拨弄着篝火,准备着食物。可见,烹饪之于女人,先于时装、护肤或工作等其它一切事情,因为这是生存之本。试想,也许汤未必鲜美,但是热的;菜未必合口,但是熟的;饼未必松软,但是圆的。“食”从那时起,对于人类而言,仅仅是个体生存的需要。而到两千五百年前,告子讲:“食色性也”,一语道出“食”乃民生问题。历经几千年后,“食”早已超越了填饱、充饥的境界,慢慢成为一道文化风景线。所以,从爱自己或爱他人的角度来看,“食”都是一件大事。而享受与“食”有关的一切一切,又何尝不是幸福的呢?

当然,这样的幸福是因人而异的。我不善于烹饪,更不精于厨艺,但出于对各地美食的喜欢,渐渐爱上了自我创造食物搭配的过程,并像欣赏自己的作品一样,享受将菜、肉、鱼、蛋、面等变成盘中餐、桌上宴时那份心里的欣喜。尽管也会手忙脚乱,也会挥汗如雨,也会面对油盐酱醋瓶瓶罐罐叮当作响的嘈杂,也会饱受烟熏火燎呛鼻蒙眼顿成黄脸的危险,但,不体验这样一番劳心志、伤体肤的煎熬,又怎会获得辛勤付出后的那份甜蜜?

现代社会给了我们太多现代的生活方式,从远古时代传下来的技艺日渐消失在年轻人的视线里。这好比一条曾经丰盈的溪流,经年后会变得干涸。尽管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“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”还是作为贤惠能干的完美女人的衡量标准之一,但在这个网络与移动并存的时代,谁还会在意这标准?

我只想说,不必刻意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追随自己的心与愿吧。学会了无牵挂地享受生活,享受生活中的一切酸甜苦辣,这便是幸福的人生了。

2015-06-03

评论

©德青卓玛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