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肉面


很想做一碗红绕牛肉面。 


朋友非常喜欢吃,而他的老家台北似乎也盛产牛肉面。在台北,甚至已经办了好几年的牛肉面节,还年年评选出名店,仿佛牛肉面已成了台北市的特有小吃之一。


近日读廖信忠的书才知,原来“牛肉面”这食物,与空军有很大关系。在台湾,牛肉面店密度最高的地方,都是有空军机场的地方,像新竹、高雄冈山等地。那是因为当初国民党空军来台时,最后几乎都是从四川直接飞来。空军里四川人的比例很高,而四川人喜辣的饮食习惯与台湾本地饮食文化相差甚远,所以他们只好想办法用岛内现有的食材生产“家乡味道”。于是,牛肉面应运而生。


在台湾,红烧牛肉面的另外一个“味道”就是豆瓣酱。台湾人都知道当地最有名的豆瓣酱产自高雄冈山。原来当时军队人事膨胀、薪饷有限,有位四川籍士官刘明德,在家里凑合着台湾食材弄了一缸辣豆瓣酱出来卖,无意中做大了牌子、做红了生意。现在“明德豆瓣酱”几乎是台湾人的家常备用,地位差不多与我们的“老干妈”一样。


知道了这些掩映在背后的故事,我想我似乎又对一海之隔的那座岛增添了想象,对那位喜欢吃面的朋友之所以如此爱“面”也增加了些理解。


是的,这一碗牛肉面,有多少时代的缩影,又有多少乡愁在其间。透过一碗面,我在品味台湾文化,在思考台湾人民,他们与这座岛上的一切文化,犹如一盅文火细炖的老汤,一匙羹,一闭眼,一回味,便是一茬旧旧的时光,一重浓浓的乡情,一世眷眷的爱恋。

2015-08-19
评论-3

评论(3)

©德青卓玛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