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行走的花

自由行走的花 - 德青卓玛 - 卓玛天空

 


从北到西,15000公里风和云,15个日夜星与月。此程,我是一朵自由行走的花,从内蒙至新疆至甘肃。


我须坦言,若不是录影工作的关系,我的人生旅途上不会留有这些足迹。


但也许,再也找不出这样的风景。中国的四极(东极、西极、南极、北极),我曾到访过东极岛,此行又抵达了西极之县——乌恰。这是地理上的极致。站在边境线上,突然莫名地想哭。脚踏的这方土地啊,尽管除了戈壁还是戈壁,不是残垣就是断壁,再不然一片荒漠连着另一片荒漠!但这是母亲。高尔基说,“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,都来自母亲。”故乡的土地,镌刻着永不磨灭的烙印,维系着不容割舍的情愫。人,只有在这极致的环境里,才会生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
震撼人心的,远不止这些。也许红花儿基的静谧、乌恰的苍芜、东乡的神圣是给人最初的印象,可当走近这一片山川风物之后,听着撮罗子旁百灵鸟哼唱的鸣鸣啾啾的小调,湖畔有人弹起心爱的库姆孜唱着对故乡的眷恋,还有这坡上的少年对着那山头的姑娘唱出一曲婉转的花儿……就这样踏歌而行,就这样在歌声里任时光流转,唱你恩我爱终其一生。生活之简,简约之美,莫不过如此吧。


可我还听见了萨满的击鼓舞动传唱,经幡下转经筒旁的虔诚吟诵,看见了佛寺塔前一回一叩首的膜拜,以及身披砖红僧衣的喇嘛如阳光般照射下来的眼神。此方唱罢,那方阿訇引领的万众教徒,又开始新的古兰经颂。此时此刻,你会恍惚身在何处——藏地?草原?清真寺?其实,这都无妨了。自由行走,感受自由带来的一切享受就好。哪怕是不同的声音,出自不同的民族,源于不同的教派。只要,那是一种天籁与人声的交汇;只要,这声音能直抵心灵,将一切私情杂念乃至横流的欲望涤尽。你,将因为这样的行走而获得重生。

2015-09-30

评论

©德青卓玛 / Powered by LOFTER